【鹿幸】mask (1)

AU OOC


//

“……我觉得这不是很合适。”

幸运儿没有抬头,握着笔的右手无意识地在本子的角落里画了一个奇奇怪怪的图形。他对自己的回答是较为满意的,简单却不粗暴,像是经过了一番好深思熟虑。而事实上,作出这样的决定都不需要两秒——要他去参加舞会,这简直是开玩笑,他在心里翻了个白眼。可他还没来得及为自认为精妙的回答得意那么一下,现实就让他意识到了局势的不容乐观。女生们像一群斑鸠一样叽叽喳喳地聊着那些琐碎而无趣的话题,兴高采烈,任凭他的话就那么消散在空气里,化作微小颗粒飘出窗外,最后落到樟树下那个被落叶遮掩着的小水潭子里,悄无声息地沉下去。短短几分钟,他已经...

 

【鹿幸】取暖(二)

OOC 有私设 本章为过渡章节 克利切出场


剧烈的冲撞使幸运儿不受控制地摔向地面。与身心的疲惫相比,这样的疼痛几乎微不足道。长时间的机械奔跑导致他的四肢还在微微颤抖,突然的冲击使它们从麻木中清醒过来,急不可耐地摆脱主人的控制,再不听使唤。幸运儿瘫软在地上。

不远处传来小声的辱骂。他支起身子朝向声音传来的方向,刚想张口说一声抱歉,就被一束强光激地闭上了眼睛。那刺眼的光束没有一丝温度,不留情面地在这漆黑的夜里审视着他,让他无所遁形。如果对方是一个警察的话——他脸色渐渐发白。即便他宣称自己什么都没做过,也极有可能被冠以“袭警”...

 

【鹿幸】取暖(一)

OOC 有私设


幸运儿跪在冰冷的石板地面上。地面凹凸不平,将他的膝盖硌得生疼,可他已无暇去顾及。费力地抬起头,汗水夹杂着疼痛带来的生理泪水从脸上滑下,破碎的镜片使他看不大真切。那人——用怪物来称呼他似乎更为确切,正睁着血红的眸子一动不动地盯着他。

一对巨大的鹿角,脸上似乎还有一道长而狰狞的疤痕,手中垂下的钩子硕大狰狞,猩红色的液体不断从锯齿间滴落。空气中弥漫着铁锈的味道。

幸运儿知道那是自己的血。

乌鸦在头顶盘旋,发出诡异而难听的叫声。风敲打着工厂的外墙,破旧的铁皮吱嘎作响。时间在寂静中流逝。幸运儿本以为自己会被活活折磨致死,可那怪物看他毫无招架之力反而停止...

 

【鹿幸】沙雕日记簿

1⃣️
班恩讨厌别人叫他斑比。这一点都不符合他高大威猛的形象。可总有人喜欢这么恶作剧地叫他,后来,只要这俩字一出现,他手里的钩子就立马飞了出去。神奇的是依然有人乐此不疲。好巧不巧,有一次被幸运儿听到了,而在这只傻白甜看来这个称呼着实可爱的很,于是在某一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,也就是上周周五,他试探性地叫了一声斑比,为了表示惯有的尊敬——当然也有害怕惹怒班恩的因素,他依旧在这之后加上了“先生”二字。

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。值得庆幸的是,他没有被飞钩子。
只不过第二天本来是轮到幸运儿去庄园,庄园主最终却只等到了来给幸运儿请假的鹿头。这位老兄一改往日的冷酷,笑得一脸春风荡漾。

据说,幸运儿迫于鹿头先生的淫威,边...

 

【鹿幸】小王子与恶龙

OOC啦。我爱鹿幸qwq。微杰佣。


“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个小王子被恶龙抓走了。”

“……您可不是什么恶龙,至多是一头恶鹿。”

幸运儿怯生生地说,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班恩的鹿角。


例行的睡前故事时间。

“不过今晚故事的主人公是你和我。”班恩将幸运儿搂进怀里的时候如是说道。


可是,这个故事的第一句就这么奇怪。


“……我也不是什么小王子。”幸运儿继续嘟囔着。班恩将他作乱的手裹进自己的手掌,俯身亲了亲他的耳朵,看着他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泛红。【敏感的小家伙。】他想。“乖,慢慢听下去,嗯?”他蹭了蹭幸运儿的脖颈。...


 

幸运鹅超可愛い😍❤️❤️
(偷穿班恩战袍 还给自己安上了犄角)“今天我是监管者了!…我……我超凶喔!!!”

2018-06-03 /
标签: 鹿幸
 

༼ ༎ຶ ෴ ༎ຶ༽……【不过鹿头这套皮肤好好看喔 】

 

简简单单才是真 虽然一开始了解的是杰佣 而且玩幸运鹅的时候一直被鹿头各种追😢 可还是觉得这对超美味